三月兔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女人睡多了男人的从哪看出来_女人透明内衣_女人网站你懂我意思吧

  保鮮膜

  張元在網上銷售保鮮膜。一段時間後,他發現銷量不好,仔細打聽才得知:其他賣傢的價格比自己要便宜,顧客都被他們搶走瞭。

  業內朋友告訴張元,他的產品要降價才有競爭力。張元想瞭想,進購瞭一批假冒偽劣的保鮮膜,開始低價販賣。

  因為售價低,他的生意很快好瞭起來,而且大半個月過去也沒有顧客給差評。張元的膽子變得越來越大,賣的保鮮膜質量也比以前差瞭許多。

  這天,一個客戶從張元的網店購買瞭幾十袋保鮮膜,這筆生意讓張元小賺瞭一筆。兩天後,這個客戶聯系瞭張元:你的保鮮膜質量太差瞭,害得我的東西都變質瞭,給我退錢!

  張元禮貌地回復他:親,可能是您的電冰箱有問題,制冷太差,請好好檢查一下。

  客戶:我的冰箱一直很好,就是你的產品不合格!

  張元推脫瞭幾句,那邊生氣瞭:我馬上來找你,你給我等著!

  兩個小時後,這名顧客找到瞭張元,要求他去自己傢看一看。張元有點兒心虛,但覺得大不瞭賠一筆錢就是瞭,於是跟著顧客來到瞭他傢。

  張元看客廳裡擺著一臺大冰箱,冰箱的制冷器發出吵鬧的“轟轟”聲,看起來有些年頭瞭。

  “我用瞭你的保鮮膜,這冰箱裡都長蟲子瞭,你還敢說你的東西沒問題?”顧客憤怒地說道。

  “先給我看看再說。”張元硬著頭皮道。顧客一把拉開瞭冰箱門,一個巨大的、類似“蛹殼”的玩意兒掉瞭出來。張元好奇地打量著它,邊上的顧客用力撕開瞭“蛹殼”,一具屍體暴露在瞭眼前,上面密密麻麻地爬滿瞭蟲子。

  瞪著被嚇得瑟瑟發抖的張元,顧客拉起屍體指給他看,抱怨道:“我都用你的保鮮膜把自己包裹好幾層瞭,可它還是長蟲子!”

  灌水

  張達是個貼吧達人,平常無聊的時候就喜歡逛貼吧,在裡面發帖。不過他有一個很惡劣的習慣,老是在吧裡“灌水”,發一些毫無意義、亂七八糟的帖子,借此引起別人的註意好滿足自己的虛榮心。

  一而再再而三地“灌水”後,吧主終於受不瞭瞭,他在吧裡發佈瞭一條公告,生氣地譴責瞭這種不道德的行為,警告“灌水者”適可而止。

  雖然吧主措辭嚴厲,張達卻沒放在心上。現在是網絡時代,用戶的身份信息撲朔迷離,吧主也奈何不瞭他。

  這天,張達又發瞭一些水帖。吧主忍無可忍瞭,他也弄瞭一條針對張達的帖子,氣憤地寫道:你這人死不悔改,簡直太過分瞭。我對你的耐心是有限度的,再有下回我就對你不客氣瞭!

  張達不以為然地回擊道:你以為自己是上帝啊?還想對我不客氣,有本事先找到我再說吧!

  回復完,張達心中仍不解氣,你不是禁止我灌水嗎?我偏要用水帖把這個貼吧給“淹”瞭!

  說千就幹,張達開始瘋狂地在吧內發水帖。正當他痛快地報復時,電腦忽然黑屏瞭。緊接著,張達聽到瞭一絲奇怪的聲音,墻壁那一邊仿佛有水流沖瞭過來,“嘩嘩”的流水聲越來越大。

  張達看向墻壁,驚恐地發現從墻裡湧出瞭大量的水,房間頓時被淹沒瞭,來勢洶洶的水頃刻間漲到瞭他的胸口。

  一個人從遠處遊瞭過來,張達一看到它臉就被嚇白瞭:這個人身體浮腫、皮膚殘缺不全,幾條小魚緊緊地咬在它的手臂上,分明是個水鬼。

  水鬼掐住瞭張達的脖子,怒不可遏道:“不知道我就是被淹死的啊?還敢往貼吧裡‘灌水’。簡直是欺鬼太甚!你灌的這些水,我就原封不動還給你吧!”

  說著,水鬼把張達的腦袋按進瞭水中,張達掙紮瞭一會兒就不動彈瞭,身體直挺挺地浮瞭起來……

  紅木

  王海花瞭十幾年的積蓄買瞭一套二手房,把購房款付清後,存折上就空空如也瞭。搬進去沒多久,新居就開始鬧鬼。

  這個鬼是一位年輕的女性,胸口插著一把匕首,全身上下都是傷口,鮮血染紅瞭衣服,一雙發白的眼珠死死地瞪著人,形象猙獰恐怖。王海嚇得心驚膽戰,向周圍鄰居打聽才得知:原來這個女鬼生前是一名租戶,後來被入室的強盜殘忍殺害,因為死的過於痛苦,所以死後陰魂不散,一直徘徊在房間內。

  王海想退房,可是又舍不得一大筆的違約金,最後他決定請一位道長來降服女鬼。很快,他就找到瞭人選,對方是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道,聽說抓過不少厲鬼。

  老道聽王海講完事情的經過,跟著王海來到瞭他傢。老道沒有進房間,而是拿著風水盤在後院轉瞭幾圈,接著說:“你這後院,五行之中屬乙木之氣最濃鬱,你就在這兒栽一株紅木。”

  王海心想:這道長挺有學問,估計這紅木能夠驅邪避災,震懾女鬼。送走道長之後,王海買瞭一株樹苗,栽在瞭院子裡。

  說來也怪,這樹苗像是被施瞭增長的魔法,長得飛快。不到一個月就躥到瞭五米多高,樹幹粗的要三個成年男子才抱得過來。

  王海看到這一幕,欣喜地想:這棵紅木果然非同尋常。有它的靈氣庇佑,我住在這房子裡就能安然無恙瞭。

  可是還沒等王海高興多久,他就被女鬼害死瞭。王海的魂魄找到老道,氣沖沖地質問他。

  老道說:“那女鬼怨氣逼人,我不是它的對手,而且它已經盯上你瞭,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,它也不會放過你。”

  王海瞪著眼睛問:“那你讓我栽樹幹嗎,這不是存心耍我嗎?”

  老道望著王海,嘆氣道:“我是見你囊中羞澀,死後估計連具棺材都買不起。特意讓你栽樹,死瞭好用它做副棺材,及早入土為安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