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你吃掉我的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女人睡多了男人的从哪看出来_女人透明内衣_女人网站你懂我意思吧

第一部:送禍上門
    陰陽心
    午夜,302寢室的幾個人都在熟睡中,突然,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。
    唐龍、石浩然、譚鑫宇、徐英少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驚醒瞭。
    “誰去廁所忘留門瞭?”譚鑫宇艱難地克服著困意,從床上坐瞭起來。然後,他看瞭看寢室的其他人,人都在,又看瞭看時間,已是午夜,查寢的時間早就過瞭。
    譚鑫宇看其他人並沒有起身開門的意思,便打開瞭燈,走過去開門。
    打開門的那一刻,譚鑫宇頓時一點兒困意都沒有瞭,甚至還有些後背發毛。他哆嗦著問道:“請、請問你找誰?”
    門口站著一個臉色極其慘白的人,這人不僅面如死灰,還帶有濃烈的腐臭味兒,如果非要找一個適合的詞來形容他的話,那他簡直就是一個死人。
    那人面無表情地說:“我是來送包裹的,請問誰是唐龍?”
    譚鑫宇不耐煩地說:“唐龍,快點兒,你的包裹。”
    “大半夜的送包裹,這也太敬業瞭吧?”唐龍一頭霧水地走過來,一邊回想一邊念叨著,“我也沒買什麼東西啊,哪裡來的包裹呢?”說著,他走到那人面前停下來,看瞭半天,“你說的包裹呢?”
    這時,譚鑫宇也註意到瞭。門口這個人根本沒拿任何東西,而且他的腳上、褲子上全都是泥。
    隻見那人並不理會,伸出雙手開始解自己胸前的衣服扣子。慢慢地,外衣被解開瞭,露出白得沒有一點兒血色的肉。
    這一系列的動作讓唐龍開始有些尷尬:“你、你脫衣服是什麼意思?我、我可是喜歡女人的……”沒等唐龍說完,他的話頓時卡在瞭嗓子眼兒上。
    因為他看見那人拿出一把刀,對著自己的胸口紮瞭下去,頓時,一行血水順著刀口流瞭下來。但是那人並沒有停止,而是用力地向下劐開一條大口子,一直割到肚臍下面。
    一旁的譚鑫宇也看傻瞭,一動不動地看著那人。
    那人劐開自己的胸膛後,把手緩緩地伸進瞭自己的胸腔裡,然後開始掏著什麼東西。一邊掏,還一邊說:“我記得放這裡瞭啊,怎麼沒有瞭呢?等會兒我再找找。”隨著他手的動作,他肚子裡那些腐臭的腸子掉出來兩段,還淌著惡臭的液體。
    唐龍完全嚇傻瞭,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一旁的譚鑫宇終於忍不住大叫瞭起來:“鬼啊!”嚇得還在床上醞釀困意的另外兩個人立馬蹦瞭起來,一起看向門外。
    這一看不要緊,又是兩聲驚天動地的嚎叫,比鬼都瘆人。
    這時,那人的手突然停瞭下來,緩緩地說道:“我找到瞭。”然後它掏出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,對唐龍說,“這是你要的貨——趙慕容的心。”它伸手把心臟遞向唐龍,“你要把這顆心吃瞭才管用哦。”說罷,一臉詭異地看著唐龍。
    唐龍看到此時,早就吐得昏天暗地瞭,哪還敢去接那顆血淋淋的心臟啊。
    那人見唐龍不敢動,接著說:“心有陰陽之分,這是趙慕容的陰心。如果天亮前不吃掉這顆心臟,它就會停止跳動,這顆心的主人就會死。你自己看著辦吧。”說罷,將心臟扔給唐龍後就轉身走瞭,留下地上一攤惡臭的血水。
    唐龍雙手顫抖地接住那顆血淋淋的心臟,與此同時,整個人癱坐在瞭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