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山詭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  • 来源:女人睡多了男人的从哪看出来_女人透明内衣_女人网站你懂我意思吧

第一章、重見
    我和我的哥哥已經很多年沒有見過瞭,算一算應該也有二十多年瞭。當年我要嫁給我現在的老公,他們不同意,我便負氣出走,一直沒有回來。
    這是我嫁人多年後第一次回傢,帶著我的老公,和我十六歲的兒子。
    我從小就父母雙亡,是我兩個哥哥把我帶大的。一想到多年未見,不禁感到一陣的心酸。
    我們住的地方有點偏遠,坐瞭很久的車才到達目的地,一下車,我就看到瞭熟悉的景致和熟悉的臉——我的兩個哥哥正在遠處等我。
    一見到哥哥我不禁笑著說道:“歲月匆匆對兩位哥哥可真好啊,不像我,都這麼老瞭。”說著我撫摸瞭一下自己額頭的皺紋。
    不過我說的並不是違心的話,哥哥的樣子還和二十年前一樣,英俊帥氣,絲毫未變。
    大哥笑瞭笑:“你這是二十多年來第一次回傢,坐車也累瞭吧。”
    他還是那麼的疼愛我,就連笑著說話的樣子也和當年一樣。都說養兒方知父母恩,這話說的一點也沒錯,直到現在,我才知道自己當年錯的是多麼的離譜。
    而二哥的表情卻還是一點也沒變,仍舊是冷冷的。我知道,這些年他一定是怪我的。除瞭怪我,我想他也是討厭我的老公,甚至於我的孩子的吧。
    不然他不會一笑也不笑。
    晚上吃的是傢常菜,我很懷念的味道。吃過飯以後我獨自靠著欄桿,看著風景。現在是秋天,但是晚上卻不是很冷,風吹起瞭感覺很舒服。
    而就在我看著天空的星子的時候,我發現瞭一個人影似乎潛伏在下面。
    那是一個看起來很瘦小的人影,矮矮的,遠遠看去像是一隻猴子!
    我不禁大喊:“猴子!猴子!”我從小就害怕猴子,這哥哥是知道的。
    大哥二哥和我老公孩子一並沖瞭上來,大哥更是死死的盯著那個被我喊做“猴子”的東西。那東西忽然的笑瞭,它的嘴巴咧開到瞭太陽穴!
    天啦,這是一個什麼怪物。
    二哥立馬舉起瞭傢中的獵槍(因為住的地方時常有野獸,所以備用瞭槍),對著那怪物連續的開瞭好幾槍。
    接著那東西便落荒而逃瞭。
    我們立馬下樓,隻見那東西待過的地方上有著好多不知名的蟲子,小小的,黑黑的,像是不會動一樣。
    “那是什麼東西?”我立馬問道。
    大哥和二哥互相對視瞭一眼,半天才開口:“是最近才發現的。”
    我大驚:“你們見過那東西?”
    二哥點點頭:“恩,還有,你們小心那些蟲子,是會咬人的。”
    大哥補充瞭一句:“咬瞭以後會很疼。”
    半夜,我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我老公似乎也沒有睡覺,他看著我的臉說道:“還在想那個怪物嗎?”
    我點點頭:“我有點擔心我的哥哥。”
    老公知道我的意思,笑瞭一下:“把他們接到城裡去吧,你是他們帶大的,現在我們應該好好報答他們瞭。”
    我點瞭點頭,便不再說話瞭。
    我知道老公是真心的,且他有這個能力。他這幾年做房地產生意掙瞭不少錢,足夠要兩個哥哥過好日子瞭。